湘潭

专家:楼市高压调控还将持续 中小房企已到末路

2018年06月09日来源:中国新闻周刊行业动态责任编辑:jinjing

5月,全国楼市进入燥热期,房地产政策高压态势仍在持续。住建部10天两度重申房地产调控,强调资金管控和整理市场左右开弓。

近期被约谈的12个重点城市中,已有9个城市出台了各品种型的加码调控。据中原地产研讨中心统计数据显现,今年上半年全国累计发布的房地产调控曾经超越130次。

由于高压政策加大资金压力,房企拿地速度有所放缓,而融资拿地两手抓的现象加剧。依据Wind金融数据,全国房企在今年前4个月的海外融资金额已达233.2亿美圆,比去年同期大幅上涨107%。与此同时,截至5月末的招拍挂市场的权益拿地金额统计中,拿地超越百亿的房企已多达22家。

严厉调控的大棒下,龙头房企正在加速规划市场并抢夺行业前位,日益慌张的资金链亦为新一轮行业洗牌设下考验。

融资难,回资慢

销售回笼和市场融资不断是房地产企业的主要资金来源。当前,这两大渠道都被调控收缩直接拉紧了不少房企的资金链。

自2018年初起,针对房地产业的监管重拳频出。原银监会在今年1月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通知》等系列文件,明白提到要整治违背房地产行业政策的相关行为,包括直接或变相为房地产企业支付土地置办费用提供各类表内外融资等。违背宏观调控政策、影子银行和穿插金融产品风险等被列为整治重点。

这一轮融资环境紧缩,重点管控再融资发债和银行贷款,而这恰恰是房企融资的最主要融资渠道。同时,“四证”不全、资本金未足额到位的商业性房地产开发项目违规提供融资、一切直接或变相为房企支付土地置办费用提供各类表内外融资等行为被重点整治。

银行开发贷款、信托融资、债权股权融资、各种表内外融资、私募基金等,纷繁被收紧,房地产业的融资局势日趋严峻。

据国度统计局5月发布的数据显现,今年前4个月,房企到位资金增速低至2.1%,坚持低位状态,其中,国内贷款增速和个人按揭贷款增速双双呈现负增长。至此,一些房企曾习用的“十个瓶子三个盖”扩张形式被堵死。

“在国内金融去杠杆的大环境下,针对房地产的信贷定向紧缩,一些房企从前借新账还旧账的路子走不通了。”住建部住房政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顾云昌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国内融资环境不利,大型房企疾速把眼光转向海外。“转向海外也是有本钱方面的思索。海外的融资本钱比国内低得多,国内融资本钱在15%~20%,海外本钱从前为6%左右,如今可能8%以上。”顾云昌通知《中国新闻周刊》。

据国度发改委5月披露的信息显现,融创中国、万科企业、华远地产、金科集团、首创置业、泛海控股、力高地产、旭辉集团等房企境外发行债券予以备案注销。但随后,国度发改委、财政部结合印发《关于完善市场约束机制严厉防备外债风险和中央债务风险的通知》,请求严防外债风险和中央债务风险。很快,外汇局也表示,将强化对重点范畴、重点行业借用外债的管理,除有特殊规则外,房地产企业、中央政府融资平台不得借用外债。

这意味着房企和城投平台境外发债也将受限,房企融资的难度进一步加大。

在融资窘境下,资产证券化(ABS)被一些房企当作救命稻草,今年以来发行总量已接近800亿元,呈井喷态势。对此,某证券首席房地产剖析师陈斌在承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资产证券化不能直接视为一种融资工具,其运营层面的意义更大。

“企业能够采用资产证券化的手腕来盘活资产,以腾挪出更多的留意力来进步消费运营程度。”陈斌通知《中国新闻周刊》,“如今这些房企热衷资产证券化的中心目的是盘活存量资产,有效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本钱,但它在融资总量上占比很小。”

在销售回笼方面,房企的回资周期也被拉长。“当前许多热点城市实行限购限价限售限贷的‘四限’政策,个人住房贷款审核趋严,放款时间有所延长。”顾云昌说,“这样一来,开发商销售渠道上的资金回笼速度会有所延迟。”

愈加严峻的环境下,房企的资金链开端绷紧。“从供给到消费都会受影响。特别关于一、二线城市的房企,拿地本钱和运营本钱更高,资金慌张的影响微风险都十分大。”中国房地产协会会长胡志刚对《中国新闻周刊》坦言。

高负债真相

在严厉的调控环境下,房企的资金情况也备受关注,房地产行业持续高走的负债率一时间成为市场焦点。据wind数据显现,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A股136家上市房企负债合计曾经超越6.58万亿元,房企整体负债率高达79.42%,曾经到达2005年以来的最高点。其中,资产负债率超越70%的企业占比近半,超越80%的企业近40家。

依据申万宏源统计,2018年地产产业债务到期量合计为1949亿元,其中三四季度为到期顶峰,接下来2019年、2020年到期量愈加庞大,每年增量都在1000亿元以上。

“2017年大多数房企的负债率都有所进步,是由于买地金额同比上涨了50%,房地产投资增长了10%。”顾云昌以为,“一方面,上一轮的房地产高潮后地价飞涨,房企大量抢地,支出增大;另一方面,在房地产去杠杆的政策环境下,房企贷款降落,收入减少。这样一来,收支差额拉大,负债率自然高走。”

高负债压力下,局部房企的债务违约风险惹起买卖机构警惕。在今年恒盛地产被爆违约后,近日天房集团、华夏幸福、鲁商置业等上市公司均由于资金链问题被买卖所问询。而房地产龙头企业万科集团则因网传负债超1万亿元,被推上言论浪尖。

面对被传超高负债的音讯,万科内部一位王姓工作人员向《中国新闻周刊》解释称,由于国内房企实行预售制度,对客户的销售都算负债。“权衡房企的财务情况要扣除预收账款,否则销售越好的房企可能负债越高。”

谈及这一点,陈斌向《中国新闻周刊》证明:“将预收账款算进企业负债率的做法是不太恰当的。由于预收账款实质上不属于负债,而属于销售回款。权衡房地产企业负债率,最通用的指标是净负债率,需求从有息负债的角度权衡。”

依据万科一季度财报显现,截至2018年3月末,公司剔除预售房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为44.9%,居行业低位。申万宏源研报也指出,万科现金流稳健,杠杆率较低,业绩肯定性居于行业前列。

胡志刚则以为,这一轮调控目的在于整理行业次序,也进步了房地产行业门槛,加快房地产行业优胜劣汰,融资管控对龙头企业的影响不大,中小企业比拟风险。

“从有息负债的角度看,目前绝大多数行业龙头公司的财务情况,并没有网传的那么慌张,中小企业面临调控的压力更大。”前述剖析师也表示。

申万宏源固定收益研讨主管孟祥娟称,大型房企融资途径比拟普遍、融资才能强,能够坚持自信心。但随着下半年偿债顶峰期的到来,要特别警觉中小地产商的资金压力。“倡议躲避2018年到期债务多、杠杆率高、项目主要规划在非环中心城市群的弱三四线城市中小型房地产企业。”孟祥娟说。

“当前并非扩张的好机遇,中小房企在去年跟风拿地、赌一把高负债都是下错了棋,往常欲罢不能,杠杆高得令人诧异,资金链断裂的风险十分大。”胡志刚对《中国新闻周刊》直言,“如今的形势,只会让能活的活好,濒死的死掉。”

中小房企的末路

据5月25日发布的《2018中国房地产上市公司测评研讨报告》显现,房地产行业进一步洗牌重整,资源持续向龙头靠拢,行业集中度继续提升。

胡志刚对大型房企表示看好:“第一轮市场开发大潮后,房地产行业根本曾经沉淀定局。龙头企业在融资、拿地、运营上都具优势,只需稳健运营,将来也会坚持行业前列。”

行业集中度提升已成趋向,被挑选留下的大型房企具有更强实力,市场认可度也进一步进步。“以大型房企为主的行业格局对政府和民众都有利好。”陈斌剖析以为,“一方面,政府调控主体减少,调控难度较低,对政府调控利好;另一方面,大企业的流程操作相对标准,整体产质量量较高,呈现恶性事情的可能性较低,对老百姓利好。”

“强者恒强已成趋向。”顾云昌说,“房地产早在四五年前就进入了白银时期,竞争加剧、洗牌加快、利润减薄的特性在今后会越来越明显。”

“能够说,产业龙头时期行将到来。”陈斌表示。

与之构成鲜明比照的,是夹缝求生的中小房企。随着融资渠道收紧和销售回笼期拉长,加上今年之后偿债顶峰期到来,中小房企的现金流捉襟见肘,资金链断裂风险剧增。

市场集中度进一步提升,中小房企维持资金链的难度越来越大。据兴业证券统计数据显现,大房企发债本钱仍坚持较低程度,中小房企发债本钱明显上升,今年以来发行债券的本钱普遍高达7%以上。

谈及将来,胡志刚直言:“中小房企曾经走向末路了。”

“如今金融和土地都在向大企业倾斜,中小企业得不到营养,开展会越来越困难。”胡志刚说,“小企业既没有资金实力也没有品牌效应,住房的质量和品位都难以保证,市场份额会越来越小。”

在这一轮调控冲击下,资金和实力双双吃紧的中小房企被业内普遍看衰。“一是土地门槛进步,中小企业很难取得土地;二是融资约束后缺乏必要的补充渠道,资金慌张;三是缺乏市场认同感,难以取得民众信任。”陈斌以为,“整体的行业格局的确对中小房企很不利,特别是百名开外的小企业,将来的确可能缺乏生存空间。”

顾云昌也以为,除非个别中小房企能做到小而强,否则必遭淘汰。

对此,胡志刚对中小房企的开展转型道路提出三点倡议,即精准调研市场、精心筹划、锦上添花做好产品。“中小房企想在第二轮开发大潮中站住脚,必需注重工匠肉体和企业信誉度,从前那种依照供需惯性思想打一枪就跑的企业绝对得不到市场认可。”胡志刚说,“中小房企需求停止房地产范畴的供应侧变革,在消费运营、产品、信心上转型晋级,范围化要服从于质量化。”

在资金方面,胡志刚则表示,中小房企更需求谨慎举债,需求加快资金回笼,加大自有资金比重,把杠杆控制在合理范围内。在开展形式上,胡志刚以为,中小企业只能以股权方式协作,抱团停止范围化。

租购并举

近几年龙头房企曾经开端在长租市场跑马圈地,万科、龙湖、碧桂园、恒大等企业在长租范畴的规划力度均不时加大。其中,万科的长租公寓品牌“泊寓”已掩盖全国29城市,开业房间数超3万间;龙湖的长租公寓品牌“冠寓”则已规划全国17个一线及抢先二线城市,开业逾1.5万间房量。近期,旭辉集团、招商蛇口、中骏集团、富力地产等范围房企也强势入局。

最近,国度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刘爱华表示,稳定房价去库存获得积极效果,房地产范畴总体平稳。将来将继续坚持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将加快树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证、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同时加快房地产长效机制建立。

针对当前的房地产政策环境,胡志刚以为,房地产高压政策可能持续到2020年。“中央本意是稳定房价,促进房地产市场常态化,而政策能否加码则取决于市场热度。房地产不能绝对市场化,市场化和政府调理需求分离,政策也要把握力度。”

顾云昌则以为,虽然中央重复强调坚持调控不动摇,但中央曾经经过人才引进计划变相松动限购政策。“中央需求谐和好人才政策和调控政策的关系,分离思索人才的吸纳量和城市供给量,自觉引进人口会加剧资源慌张,形成市场动摇。”

“政府鼓舞房企开展住房租赁业务,这会延长开发商的回资周期,对中小企业而言是难以接受的。住有所居,住有宜居,住有好居。”在胡志刚看来,住宅质量上曾经呈现了供需矛盾,无论租购,民众都在追求更高质量,住宅产品的反动性变革曾经火烧眉毛。

“住宅市场应该梯度化,租购并举也要满足各层次匹配需求。以后的住宅产品趋向是,面积能够小,质量必需好。闷罐子式的房屋质量曾经跟不上现代需求了。”胡志刚说。

中国酒店用品协会会长、信基集团董事长张汉泉携专业团队赴中国(中部)岳塘国际商贸城实地勘察,推进...[查看详情]

期房购买应该注意什么
二手房贷款要满足哪些条件?
购房公摊面积背后的“套路”
中国(中部)岳塘国际商贸城5月14日即将盛大
  • 意向区域
  • 价格